老时时彩开奖直播|l老时时彩360
 
|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白水起義

白水起義

關鍵詞:白水,起義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白水在線
  • 電 話:
  • 網 址:http://www.fguuc.icu
  • 感謝 sbs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3437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1947年秋,西北野戰軍為了實現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將戰爭引向國民黨區域的戰略意圖,決心以一部兵力發起黃龍戰役。按照戰役部署,作戰部隊迅即云集蒲城、白水一帶。為了策應大軍行動,中共白水縣工委根據中共關中地委決定和野戰部隊首長指示,于9月24日晚成功地組織和發動了國民黨白水保警隊、預備隊武裝起義,迎來了白水人民第一次解放的曙光。

  邊區受命

  白水縣地處渭北平原與陜北高原連接地帶,南鄰蒲城平川,北靠黃龍山區,東鄰澄城,西傍銅川并與宜君接壤。縣內溝壑縱橫,洛河、白水河環繞相隔,白宜公路穿境而過。解放戰爭時期,這里既是出入關中的重要門戶,也是通往延安的交通要道。

  抗日戰爭勝利后,為了隨時準備反擊國民黨挑起的全面內戰,根據中共中央“向北發展,向南防御”的戰略方針和開展國民黨統治區地下黨工作的指示精神,中共中央西北局發出“整頓恢復組織,注意發展黨員”的指示,并決定派出一批干部赴關中各地恢復1942年后進入“睡眠”和“半睡日民”狀態的黨組織。l945年九十月間,西北局統戰部負責地下黨工作的范明,向陜甘寧邊區推薦三十八軍教導團第一期學員田煥貴到白水開展黨的地下工作。中共西北局書記高崗親自向田煥貴交代了任務。范明根據三十八軍系統黨員和進步人士白區布點的安排,向田介紹了在白水養傷的原三十八軍的中共黨員田世俊和培養對象張云中、吳自強、高克等十幾個人的情況,要求田到白水后秘密發展黨員,重新建立組織,設法打人國民黨武裝內部,爬高站穩,長期埋伏,等待時機,準備將來開城門、放吊橋,舉行武裝起義。田到白水后,按照西北局領導指示,很快接轉了田世俊的組織關系,發展了一批黨員,并于l2月打人白水縣國民兵團擔任了督練員,接著又當上了國民黨縣保警隊副隊長。后因其參加白水“小職員二十八弟兄”組織,縣當局懷疑“廿八”合起來是“共”字,遂將田降為龍山鄉鄉隊附;由原龍山鄉鄉隊附李新民接任縣保警隊隊長。時隔不久,因田又指引蒲城王玉成游擊隊繳了白堤煤礦的槍支,更加深了當局的懷疑,田的鄉隊附職務又被撤消。這一時期中,田先后接轉和發展黨員28名。

  打入國民黨內部,掌握地方武裝

  1946年6月,國民黨發動全面內戰的前夕,中共中央西北局發出了“加強與有效地開展國統區工作,尤其是國統區軍事工作,領導各地開展武裝斗爭,以打擊和牽制國民黨向陜甘寧邊區的進攻力量,以配合保衛邊區”的指示。省工委決定選派一批黨員到國民黨統治區秘密組織和發展武裝力量,開展武裝斗爭。6月20日晚,即將赴豫鄂陜邊區工作的中共陜西省工委書記汪鋒,召集工委組織部部長王俊、統戰部部長呂劍人及正在省工委教導團學習的楊培才研究了白水地下黨問題,決定派楊培才到蒲、白地區負責并開展工作。省工委要求楊千方百計打入蒲城或白水地方武裝內部,與敵人同流而不合污,長期埋伏,爬高站穩,等待時機,在條件成熟時派人聯系,完成開城門、放吊橋的任務。經過十多天時間的準備,楊培才于7月1 日化裝成國民黨第三集團軍中校副團長,和妻子武素梅(中共黨員)在中共瑤曲區委派人護送下,安全地通過國民黨軍的封鎖線,經同官(今銅川)、富平,輾轉到達蒲城縣。上級黨組織在派楊培才去蒲、白地區的同時,已通過外線關系做了國民黨縣長崔孟博(中共早期黨員,此時脫離關系)的工作。楊于8月初回到白水家中,通過崔等的關系打人白水縣國民黨地方武裝內部,并任職保警隊隊長。

  8月10日,楊培才到馮雷鎮向田煥貴、田世俊傳達了省工委調田煥貴回邊區由楊培才負責白水黨的工作,由田世俊分管組織的指示。田煥貴表示自己仍愿留白水工作。隨后,楊即派人向省工委匯報了白水工作進展情況。省工委指示楊:取得職務后,仍須設法爭取信任,站穩腳跟,不斷擴大黨的力量,逐步控制敵地方武裝。鑒于楊已任保警隊長,可以掩護田煥貴的安全,省工委同意田留在白水與楊一起工作。

  按照省工委指示,楊培才通過多種途徑爭取縣當局信任,以利于日后工作的順利進行。1946年9月,崔孟博調離白水,饒國鈞接任縣長。饒到任前,楊培才亦做了一些工作,爭取饒的好感和信任,以便鞏固已取得的權力。lO月間,省工委派出一批干部到東府地區開展工作途經白水雷公新莊村宿營時被當局發現,縣政府命楊培才率隊追捕。楊向在馮雷鎮擔任保長的田世俊打電話商量“追捕”方案,在虛張聲勢掩護撤離中,誤傷了一名游擊隊員,一時為楊造成了“積極剿共”的輿論。為了給涉嫌通共的田煥貴洗“紅”并建立威信,楊培才特意約田一起去建業煤礦抓賭,一次捕獲武裝賭徒20余人,繳獲步槍20多枝,短槍4枝。回城匯報時,楊在饒國鈞面前特別夸獎田煥貴的英勇和功績,使饒對田產生了好的印象。

  1946年10月,省工委決定成立中共蒲白工作委員會,張軍、劉拓擔任正、副書記,楊培才為委員,領導蒲城、白水黨的工作。12月,張軍、劉拓帶王玉成游擊隊200余人,準備通過白水北上陜甘寧邊區,夜宿蒲白交界處的武儀村時被發現。饒國鈞即命楊培才帶保警隊前去“清剿”。為了拖延時問,及時通知游擊隊撤離,楊建議說,武儀村屬蒲城管轄,不便保甲配合,應由蒲城出兵,我們在溝北截擊。楊的意見被饒采納后,立即派人通知游擊隊連夜撤離,同時讓田世俊帶保丁沿小路(讓出大路)布防截擊。在游擊隊撤離后,他們便虛張聲勢,進行追擊。由于時間倉促,游擊隊到達白水縣北的馬地畛時,天色已亮,只好就地宿營。第二天又被發現。縣政府急命張建伯、麻宏九為正、副指揮,派楊培才和種文玉率保警隊、城關集中隊前去“圍剿”,與王玉成游擊隊遭遇,游擊隊員龔三虎不幸犧牲,保警隊繳機槍一挺。國民黨縣政府為此開了慶功會,楊進一步得到了縣當局的賞識和信任。

  為了有效地掌握和嚴密控制國民黨地方武裝,中共白水地下組織注意選派黨員到敵政權和武裝中任職,不斷充實和加強黨的力量。這時,縣長饒國鈞在一些重要縣政和人事安排中亦常征求楊培才的意見,因而更有利于黨的活動計劃的順利實施。1946年秋,縣警察局局長王維杰想將其心腹安插在保警隊管理財務。楊根據自己平時掌握的一些情況,組織了一些人給饒國鈞寫信密告王吸食販賣大煙、奸淫婦女的事實,不僅使王安插人的目的沒有達到,反而被撤職關押。楊則利用代理警察局局長之便將中共黨員張云中安排在保警隊當了事務員,掌握了該隊的錢餉糧秣。解放戰爭初期,國民黨在黃龍山區通往渭北各縣交通要道上的白水北塬鎮設立了一個盤查哨所。l946年12月,適逢北塬盤查哨所調換人員,楊培才建議由饒國鈞的護兵劉子正(統戰對象)接任哨長,饒欣然同意。楊借此機會又將中共黨員吳自強安排在盤查哨所擔任文書,使黨組織控制了這個哨所。l947年1月,楊培才向饒國鈞力薦田煥貴擔任預備隊隊長,同時田還通過知名人士黨壽伯、李寬夫等向縣政府聯名保舉,終使田煥貴取得了預備隊隊長職務。是年2月,縣政府決定在警察局內設立武裝便衣隊。此時適逢杜子厚(中共黨員)從堯禾破獲大煙案歸來,楊掌握饒國鈞個人花銷大、經濟緊的情況,就派杜子厚將這l 000多萬元大煙款送與饒國鈞。在饒向楊打聽這筆款的來由時,楊說是杜破獲了一起大煙案,并對杜的偵察才能大加贊揚,使杜子厚當上了便衣隊隊長。

  巧避暗流,發展壯大

  在特定的歷史環境中,由于黨組織成員對地下工作缺乏經驗,在順利的形勢下,往往忽視了黨的秘密工作原則,對黨員的活動缺乏嚴密的組織和嚴格的要求,工作一度出現了失誤和波折,引起了當局懷疑。1947年2月20日,三青團會同縣政府情報秘書密捕了東固村小學教師緱忠誠(緱平時與田煥貴來往較多,對地下黨的情況有所了解)。在敵酷刑和誘供下,緱供出田煥貴、田世俊、張德龍、武安才、武全貴(二武當時不是中共黨員)等人是共產黨員。這一突然變故使白水地下黨面臨暴露的危險。楊培才得此訊后,立即派人給正在馮雷鎮執行保廟會公務的田煥貴和田世俊送信,要田煥貴即速回城。田于此日天黑時返回城內與楊議定了兩手對策:一是趁當局未取得確實證據猶豫不決時,由田以完成保廟會任務回城匯報為名,到警察局與其進行面對面的說理斗爭;二是萬一情況有變,當即打死警察局局長,拉出去暴動。兩人商議后,楊培才即以查城防為名,在警察局附近觀察動靜。田回預備隊作了安排后,便身帶兩支短槍進入警察局。警察局局長盛德彰見田就說:“你來得正好,我正要找你,有人供出你是共產黨,我不相信。”田環視周圍,據理力駁,查問證人和證據,致盛等無言答對。在此情況下,田拔出顯露在腰間的一支手槍,往桌上一摔,大聲喝道:“我是提上腦袋干的,把事弄到這個地步,我還干啥哩!”盛德彰見狀只是一個勁地好話勸說:“你發這么大脾氣干啥哩,我如果相信你是共產黨,就不會叫你來,而是要把你抓起來。你老弟剿匪堅決,不貪贓枉法,可能是共產黨的奸計陷害你,把槍帶上好好干!”田從警察局出來,向楊談了面理斗爭的經過,并一起商量了善后措施,逐漸扭轉了危局。

  3月18日,雁門魏浪東游擊隊和澄城李蛋兒游擊隊在彭衙一帶活動被當局發覺,饒國鈞命田煥貴率預備隊與彭衙鄉鄉長任百祥一起“清剿”。出發前楊向田通報了李蛋兒的情況,并指示盡量避免雙方接火,造成傷亡。當田趕到彭衙時,任百祥已率中隊出發了。l9日凌晨,雙方在卻才村遭遇,游擊隊隊長李蛋兒負傷后堅不撤離,不幸身亡。這次戰斗雖然留下值得記取的教訓,卻為田煥貴進一步“洗了紅”,解除了當局對田的懷疑。

  1947年2月19日,中共關中地委駐地馬欄被蔣軍攻占。3月8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開展農村游擊戰爭的指示。為了適應變化了的形勢,中共關中地委決定成立中共路東工委,張鳳岐任書記,管轄蒲城、白水、富平、同官四縣。至6月下旬,蒲白工委副書記劉拓來到白水,召集楊培才、田煥貴開會,宣布撤銷蒲白工委,成立中共白水工委,楊培才任工委書記,田煥貴、田世俊為工委委員。會議主要解決了白水地下黨內發生橫向聯合的關系問題(即黨員與黨員之間,當地組織與外地組織之間,合法武裝與非法武裝之間發生橫的聯系),澄清了黨內一些同志之間的經濟糾紛,作出了田世俊及劉長舉暫離白水進邊區的決定。

  在艱難困苦的境況下,白水地下黨經過百折不撓的斗爭,在國民黨地方武裝中站穩了腳跟,發展壯大了組織。到8月底,中共白水工委已有黨員53名。國民黨白水縣保警隊、預備隊已完全被掌握。保警隊約l60余人中有中共黨員20余名;隊部和分隊6個文書中有5個是中共黨員;20名正、副班長中有1 1名是中共黨員。預備隊約六七十人,文書史玉田和4名正、副班長均是中共黨員。便衣隊約20人,完全為隊長、中共黨員杜子厚所控制。國民黨縣政府軍事科和電臺機要亦由中共黨員相有才等人掌握。楊培才還派梁子玉擔任了縣長的警衛,縣警察局負責督察的是中共黨員張春發和楊伯林。這些武裝經過一年多的充實和裝備,已有長槍400枝,短槍上百支,機槍3挺,子彈上萬發。武器彈藥不斷更新,骨干人員大都配備了一長一短兩枝槍。

  由于全國革命形勢的迅速發展和中共統戰政策的影響,國民黨白水當局內部也有不同程度的分化和動搖。縣黨部書記長劉寄安政治態度暖昧。一些有遠見的地方紳士如田霈霖、楊蔭民,知名人士黨壽伯、李寬夫、劉重九等,對國民黨的一些做法時常評頭論足,日益不滿。同時,楊培才與饒國鈞“私交”較深,田煥貴取得了盛德彰的信任,一些重要事項,他們亦常聽取楊、田的意見。所有這些都為白水地下黨舉行武裝起義造成了有利條件。

  當時白水較為反動的武裝是剛剛組建不久的民眾自衛營,約有一百六七十人,但是自衛營成分復雜,大多數是新拉來的壯丁,沒有經過訓練,加之武器裝備較差,戰斗力較弱。

  武裝起義,解放白水

  1947年8月,西北野戰軍繼青化砭、蟠龍鎮、羊馬河戰斗以后,又取得了沙家店殲敵兩個旅的重大勝利,西北戰場已開始進行內線反攻。8月28日,中共關中地委發出《關于分區目前新形勢與當前緊急任務之指示》,要求各地在恢復鞏固老區的同時,擴大新區,目前以渭北為主,用一切力量開展富、同、蒲、白游擊戰爭,發動群眾建立政權及各種革命組織,把游擊區變為根據地。9月6日,關中地委會議研究三件中心工作(開展游擊戰爭、準備糧食擔架運輸、擴兵)時提出:“同、富、蒲、白準備與渭北分開,回去傳達,積極起義。”9月中旬,胡宗南主力自綏德地區南撤延安,延安以東以北只有不足兩個旅的兵力備守,東起黃河西至洛川、同官的黃龍山區僅有6個團的兵力分散駐守。據此,中央軍委決定,西北野戰軍主力繼續留陜北內線作戰和籌集糧草準備爾后轉入外線,以一部兵力南下黃龍山區作戰,牽制敵人。遵照軍委指示,西北野戰軍首長即命王世泰率部從旬邑土橋鎮向蒲白一線挺進,為了配合這一軍事行動,中共路東工委配合王世泰部行動。部隊占領蒲城縣北高陽鎮后,準備先攻克蒲城縣城,再回兵解放白水。因國民黨重兵逼近蒲城,部隊首長遂改變部署,決心于9月24日晚攻打白水,組織和策動國民黨白水縣保警隊、預備隊舉行武裝起義,同時解放白水。隨軍行動的路東臨時工委副書記張軍即找到中共白水縣工委委員田世俊,要求迅速提供白水的情況并受命回白水聯系日內舉行起義的具體事宜。在王世泰部向蒲、白一線開進的前夜,中共關中地委副書記兼地委國統區工委書記趙伯平親自派交通員王天壽赴白水傳達地委對白水起義的決定。王天壽進入城內,即向中共白水工委書記楊培才、委員田煥貴傳達了關中地委關于舉行武裝起義、配合部隊解放白水的決定。楊、田對起義的政治、軍事意義認識一致,表示擁護。9月24日,縣工委第二次開會,進一步統一思想認識,制定起義計劃。會議決定,立即派人聯絡分散在鄉下的人員,擴大起義武裝力量;通知凡在武裝中的黨員一律參加起義,教育、商界及農村的黨員仍繼續隱蔽;對國民黨黨、政、警頭目立即派人監視,在起義時予以逮捕;注意解放軍到達時間,及時進行聯絡;派出一個分隊以偵察名義出城到林皋鎮方向了解部隊情況;同時急令北塬盤查哨所的吳自強回城接受任務。

  部隊首長根據當時態勢,命令警一旅堅決攻克白水縣城;警三旅于罕井、唐家原一帶選擇有利地形,阻擊同官、蒲城方向可能增援之敵。警一旅旅長高錦純接受任務后,決心以二團向北關之北城、東城攻擊,堅決奪取北關;殲滅北關之敵后,即向北城內發展,并控制城墻。三團向南城、西城攻擊,堅決奪取城頭后向城內發展,全殲城內之敵。另以少數部隊向東城及小西門外警戒,防其外逃。9月24日12時高旅由魯家出發,進至賀家原。二、三團分別向攻擊位置前進。

  白水城內國民黨當局聞知解放軍主力向縣城方向開進的消息后,猶如籠中困獸,驚恐萬分,急商對策。縣長饒國鈞命楊培才為城防總指揮。下午4時許,新生煤礦傳來槍聲,城內空氣驟緊。天黑時分,解放軍主力部隊進入預定位置,白水縣城已處于人民軍隊的包圍之中。楊培才、田煥貴等在保警隊隊部研究了起義行動方案,決定由保警隊守內城和南門,攻打縣政府和銀行;預備隊由田煥貴帶領守東門,到時負責開城門迎接解放軍進城,并解除警察局武裝,逮捕局長盛德彰;通知打人警察局內任職的中共黨員張春發、楊伯林配合預備隊行動;命令吳自強立即趕回北塬盤查哨所,于當晚同時起義。

  在起義緊張準備的時候,新生煤礦方向槍聲大作,城內氣氛更加緊張。不少紳士擁進保警隊探聽消息,饒國鈞不時打電話詢問情況,準備逃跑。楊培才即以加強警衛保證安全為名,派人將其控制起來;同時派人通知班長以上骨干開會。10時左右,人員到齊。楊培才鄭重宣布:白水保警隊、預備隊立即舉行武裝起義。接著他按預定計劃向各分隊下達了戰斗任務,同時命令王世魁帶三分隊守南門及西水門,防止敵人外逃;命令雷致遠帶一分隊守內東門;命令肖善帶二分隊守內北門,截斷自衛營與城內的聯系,不許敵軍政人員出人。

  晚10時左右,張軍與田世俊在張坡村聯系后返回旅指揮所,完善了里應外合,協同殲敵的方案。與此同時,田煥貴由保警隊部返回東門,看見解放軍主力部隊正向城墻架設云梯,即派隊員出城到娘娘廟聯系部隊進城;同時發令全體預備隊隊員緊急集合。他在隊前宣布:我是共產黨員,為了反抗國民黨蔣介石的反動統治和對人民的壓迫,今晚我們舉行起義。田的講話獲得預備隊隊員的一致響應,立即開了城門。警一旅即令三團向城內挺進,二團三營亦同時進入城內。此時,二團主力在城外向北門發起攻擊,三團三營在保警隊隊員王生福、趙啟才的引導下直取北門里,北城自衛營百余名守軍,除營長李新民只身逃跑外,其余全部被俘。

  田煥貴在打開東門之后,即率隊直抵警察局。盛德彰聞知田煥貴來此,急忙叫人開門迎人院內。在盛剛伸出手招呼田時,隊員張來榮猛地一下抽走了盛腰間的短槍。盛喊:“你要干什么?,,田說:“我是共產黨員,今天宣布起義了。”盛聽后一驚便束手被擒。田即高聲宣布:“大家不要動,我是田煥貴,共產黨員,我們今天起義了,誰要開槍,一個也跑不了。”聽到田的喊話后,守衛人員紛紛把槍從窗子里扔了出來,很快解除了警察局的武裝。接著又打開監獄,釋放了犯人。

  杜子厚帶領便衣隊收繳了縣政府警衛班的槍支,逮捕了縣長饒國鈞,縣黨部書記長劉寄安,關押敵黨、政、警、三青團人員400余人。張云中和權世民帶保警隊警衛班,收繳了城關集中隊的槍支彈藥,接收了省、縣兩個銀行。起義中先后擊斃三青團干事長高錫令等6人;關押的國民黨縣長、縣黨部書記、警察局局長以及全部俘虜,根據黨的政策和上級指示,在起義后分別進行教育,予以釋放或遣散。至次日凌晨,國民黨白水保警隊、預備隊240余名官兵,攜帶機槍3挺、步槍400余枝、短槍200枝及彈藥裝備若干,在中共白水縣工委負責人楊培才、田煥貴率領下起義成功。

  9月25日清晨,西北野戰軍第四縱隊司令員王世泰、警一旅旅長高錦純及中共路東臨時工委的張鳳岐、張軍、周有才進入城內,與楊、田等一起研究決定,立即成立白水縣解放委員會,發布布告,安定民心。解放委員會由楊培才任代主任,起義隊伍改編為白水游擊支隊,楊培才任支隊長,田煥貴任副支隊長,下設3個大隊、1個獨立中隊、l個警衛隊。9月26日,四縱奉命北進黃龍山區,白水支隊主動撤出白水縣城,按照高錦純“擴大武裝,支援主力,摧毀保甲,建立政權,開倉濟貧,發動群眾”的指示,深入鄉村開展游擊活動。在關中分區獨立營的配合下,經過20多天的艱苦斗爭,摧毀了全縣所有農村保甲,建立了部分農村政權。收繳民間槍支600多枝,先后打開城關、西固、堯禾、林皋等地糧倉,將l.5萬石糧食救濟了貧困群眾。同時擴大了武裝,使游擊支隊由原來的300多人很快發展到700余人。

  白水起義醞釀于國民黨挑起全面內戰之際,爆發在解放戰爭由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之時。起義的成功,震動了國統區大后方;牽制和分散了胡宗南的兵力,造成了國民黨地方武裝與正規軍互不信任的矛盾;樹立了借用敵地方武裝配合解放軍作戰的范例;有力地打擊了國民黨在白水的反動政權,使這里干百年來受壓迫、受剝削的勞動人民獲得了第一次解放。同時為人民解放軍攻克黃龍、韓城、宜川等城鎮,掃清外圍地方反動武裝,做出了一定貢獻。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白水!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10-61744588 傳真:商務合作QQ4517740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昌平區北七家宏福11號院創意空間 郵編:102209
Copyright © 2004-2019 地方門戶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京ICP備09021873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老时时彩开奖直播